MENU

行业动态

一名只能说普通话的买家只用了两小时便以约1000万购入这套Balmoral豪宅。

悉尼现时的房价前所未有地高,但最近海外买家额外印花税和附加的土地税实施后,他们要支付的费用更为高昂。

LJ Hooker Double Bay的Bill Malouf指出,除了这些不断增加的费用外,海外投资审理局在2016年7月推出的百分之一申请费对东区豪宅市场也构成打击。

去年11月豪华汽车进口商Neville Crichton出售其位于Point Piper的住宅,售价为6066万,获海外投资审理局审批的买家须支付$600,000才可获准购入物业。

The Agency的Nic Yates以900万参考价把这套Superba Parade独立屋推出市场,最后以近1000万售出。

不过,在悉尼部份地区,中介指海外买家无视新的费用,需求仍然强劲,来自中国的买家支撑着500万以上的豪宅市场。

The Agency的资深中介Kingsley Yates表示, 中国买家认为和东区的城区比较,Mosman估价过低,所以他们在这里大量入市。

上周末,Balmoral的Superba Parade豪宅便透过Yates的儿子Nic售出。物业在5月底以900万以上的价格推出市场,一名说普通话的买家在下午4时致电查询,到了6时便以1000万成交。Yates指最近5套豪宅都是售予中国买家,价格全部为600万或以上。

Christie’s International的Darren Curtis指出,很多买家从东区来到上北岸买房,因为这里的房屋更物有所值。最近一名买家以750万至800万作为在东区买房的预算,但在Bellevue Hill和邻近地区找不到合适的物业,后来在Pymble以730万购入物业,对土地和建筑的质量都非常满意。伦敦和加拿大也有类似针对海外买家的税项,但对有雄厚资金的家庭来说,这些额外的费用已包括在购买豪宅的预算内。

房屋业协会高级经济师Shane Garrett指以一套500万的物业为例,海外买家需要额外支付$770,499,包括$690,490的额外印花税,每年$70,500的额外土地税和$10,000的海外投资审理局申请费。

Simeon Manners的Richard Simeon认为额外费用不会打击买家的购买意欲,但他有两名海外客人减少买房的预算去补偿额外的税款,从原本的600万降低至550万。这意味他们会在价格较低的市场和其他人竞争。

Black Diamondz Concierge的Monika Tu指海外买家最大的难题仍然是如何把资金从中国转移到海外。

在中国限制外汇后,为了要把资金转移到澳洲,买家需要更长的交割期,而通常合约注明延长交割期需付额外费用。

澳洲居外网的Jane Lu认为,新的印花税令中国买家改变了买房所需的时间,但预料长期来说,不会令380万以上的豪宅市场需求减少。这些高净值买家喜欢澳洲的生活方式和可以为子女提供良好的教育机会。对他们来说,价格并不是主要的因素。

McGrath的Michael Coombs最近出售富商Salteri家族的Northbridge水滨豪宅,由一名中国买家以2000万购入,打破Northbridge的纪录。

Coombs指虽然海外买家的需求仍然强劲,最后有买家因为在澳洲买房的额外费用而导致两宗1000至2000万的交易告吹。这些买家在作出决定时,考虑是否应该在澳洲买房,还是把资金投资在其他地方。

Design By - Legend Webdesign